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欢乐棋牌下载手机版 > 固定目标执勤 >

仙剑3外传 支线任务 凌霄的牡丹花

归档日期:11-30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固定目标执勤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展开全部雷元戈在第五段习得招魂幡-----------召唤魂魄,使死人复生的技能

  南宫煌:不愧是京城,到处都好热闹~啊,那边又围了一群人,嘿嘿,凑热闹哪能少了本大仙!

  凌霄:……各位就当发发善心吧!这株牡丹我亲手照料了三年,眼下实在是事出有因,才不得已将它卖出。钱多钱少都无所谓,只望买去的人能好好待它。

  富商:到底是什么原因啊,凌霄姑娘何不说来听听~只要你说得入情入理,大爷我白送你银子也没关系,事后可别忘了以身相许,哈哈哈~

  公子:这盆牡丹我没兴趣,我看凌霄姑娘你人比花娇,在红袖苑里也是数一数二的,本公子只要人、不要花行不行啊~~

  南宫煌:……(怎么来红袖苑的人都是这副德性,几个大男人只会在嘴上占便宜,没品!)

  凌霄:你误会了,我不缺钱,真的只是想找个好人照看这株牡丹。人和人之间有缘,人和花是不是也会有缘,过了今日,我和它的缘份也就尽了……

  南宫煌:姑娘有什么烦心事,尽管说出来!蜀山弟子南宫煌在此,一柄长剑逢妖灭妖,遇鬼斩鬼,天下哪还有办不到的事!只不过这株牡丹嘛,哈哈,我确实有要事在身,不太方便带着一盆花上路~

  富商:蜀山弟子?就凭你那副牙还没长齐的模样?我看是种满红薯的山还差不多~

  凌霄:……小哥,你是个好人,我已经很久没有遇上这样的人了,可惜……唉,女子薄命,犹如漂萍,今日偶遇,明朝陌路。凌霄只盼来世不要生在这污浊之地,或许还能有缘报答你这份心意。

  南宫煌:……姑娘切勿枉自菲薄,人无贵贱之分。你多保重,但愿能早些找到合适的人照料这株牡丹。

  南宫煌:不是,我有要事在身,实在不太方便带着一盆花上路。只是我瞧这株牡丹并非什么名贵品种,日常浇水施肥便能成活,姑娘假如抽不开身,何不托给……托给红袖苑中的朋友照料?

  凌霄:唉,凌霄薄命,自己已经生在这污浊之地,又怎么忍心让它继续被尘垢所染,只盼寻到一位好主人,从此悉心关照,也让它年年花开,那我就再没有其它心事了。

  儒生:自身已难保,又何须在乎一盆花?何况花若有知,必定三年前就有心离开了啊,想做到出淤泥而不染,难难难!

  南宫煌:……姑娘切勿枉自菲薄,人无贵贱之分。你多保重,但愿能早些找到合适的人照料这株牡丹。

  应大鹏:哼,要做戏上了公堂再做也不迟!方旭生,我问你,你和溺水的凌霄姑娘是什么关系?

  方旭生:……此次我赴京赶考,盘缠遭窃,幸亏有凌霄拿出她多年积蓄相助,可叹我才疏落第,盘缠用尽,无颜再回乡面对江东父老,也不能实现娶凌霄为妻的承诺了,我们不得已才想到共赴黄泉的……

  应大鹏:哼!听你的意思,你们是跳河殉情了?却为何她死了,你活着?从实招来!

  方旭生:启禀捕头大人,在下生于北方,确实不会游水,不知怎的,醒来时就已经躺在岸边了……我想可能是凌霄保佑吧,她委实是青楼中少见的重情重义奇女子……

  应大鹏:你口口声声称两人殉情,又都不识水性,却偏偏她死你活,世上哪有这等奇事?谁知你是不是无力还钱,更不想娶个青楼女子被人笑话,才设下这毒计害死凌霄姑娘?!

  方旭生:书生无用,但也不会任人诬陷!我与凌霄心意已决,以绳索互相绑缚,何来谋害之说?!今日我能活命,或许是凌霄良善,不忍见我丧命……我唯有在这世间了却残生,再图振作,方不负她一片苦心啊!

  书生甲:捕头大人,办案讲究有凭有据,你又怎能妄加臆断?方兄与我同期赴考,他和凌霄姑娘的事我也略知一二,两人情深意重,绝非虚假。而那位凌霄姑娘虽然身在烟花之地,却是世间少有的贞烈女子!

  书生甲:方兄莫愁,天无绝人之路。你盘缠用尽又如何?我看这就发动所有考生捐钱捐物,人多还怕办不了事吗~

  书生甲:我们知道方兄高风亮节,自是不愿接受别人施舍,但这并非施舍,日后方兄高中状元,再加倍奉还便是!无论如何,我们还是先回客栈,再从长计议,兄台也该将一身湿衣换下了。

  应大鹏:今日暂且作罢。因果循环,报应不爽,你如果真做了什么亏心事,老天也不会放过的!

  南宫煌:在下南宫煌!曾与凌霄姑娘有过一面之缘,现在想起来,她那时候已经决意殉情,才会在红袖苑后门变卖自己心爱的牡丹花……

  南宫煌:那盆花可能仍在红袖苑中,请你务必找到后好好照料,也算了却凌霄姑娘一个心愿。

  柳依依:不!你肯定知道,我一见你,就明白你能替我解开心里的结!我从小就一直梦见一个处境很悲凉的女子,却总看不清她的脸,我不知道她是谁,或者……我就是她…………

  柳依依:如果我一定要问清楚呢?我很快就要嫁人了,对方是北方巨贾,听说他年少时曾赴京赶考,不幸落第,却反而因祸得福,靠其它考生捐助的钱做生意,一夜暴富。我们年龄相差太多了,他虽然对我好,可我始终觉得不踏实,不明白他在想什么……

  柳依依:你果然知道些什么……我怕,很害怕,因为、因为梦中的那个女子跟我说了很多关于他、他少年时的事情,活灵活现的……

  雅:也许是嫉妒人家未婚夫比他富有,而他只能烧烧纸钱,每次还不肯给我烧一点!铁公鸡!!

  颂:你投胎前许过愿的~要了前生一个心愿,报前生一个仇,见前生一个重要的人~但这样会不得善终耶,可怜、可怜……

  柳依依:我……就在刚才,心里有些什么闪过,好像明白了,又好像没明白……总之,谢谢你!我还是会嫁给方旭生的,如果这是我的命,就算天涯海角,又能逃到哪里去呢?

  南宫煌:元戈兄你好灵的耳朵,居然知道我在树后面~不过那女的到底是谁?你们认识?嘿嘿,我倒认识一个叫方旭生的,又好像似乎和她未婚夫是同一人,我们不如去见见?

  南宫煌:我说啊,就算想过问,也不知从何问起啊~又被你说得这么神秘,存心吊人胃口。……对了,刚才好像听见那三只咶噪的鸟在说什么怕女生——

  彩婶:依依她也真是命苦~怎么刚过门就和新婚夫婿双双横死了呢!想当初,他俩的姻缘还是我牵的线,这不是存心砸我招牌吗?!

  鲁安平:彩婶,你做媒婆这么多年都太太平平的,这次不怨你!真要说,只能是鬼怪作祟!那仵作尸检的结果说是两人躺在床上活活给闷死的,你说好端端的又怎么会气闷?一定是姓方的这些年发了太多横财,遭报应啰~

  鲁安平:听见又怎样?怪事还不止一桩咧,更怪的就是,那姓方的走遍大江南北,有一盆牡丹从不离身,偏偏两人死后的早上,那株牡丹竟凭空消失了,只留一个盆,里面却长出了一棵铃兰!

  彩婶:我的妈呀!方家多半是中了邪。我见方老板经商一世,家财万贯,却没娶上一房媳妇,替他说媒原本是番好意,哪料到害死依依!算了,不提这个,我还有件要紧事得办,改天再和你聊~

  南宫煌:……(没那么准吧?元戈兄简直是一语中的!不行,方家应该就在这座城里,本大仙得过去瞧瞧,英明断案,查他个水落石出!)

  南宫煌:了不得啊~不得了~这不正是凌霄姑娘当初的那个花盆?方书生倒是个守信的君子,将它从京城带到了这儿,称得上世间少有的痴情汉了!

  丹娘:见鬼的痴情汉!要不是那个男人,凌霄当年又怎么会惨死?!他明明精通水性,却说自己不会游水,骗得凌霄和他互相绑缚殉情!后来又假惺惺地把牡丹带在身边,让众人误以为他情深意重!简直卑鄙无耻!人面兽心!!

  南宫煌:我说啊,本大仙今日可算大开眼界了,明明是个美人,却满口粗话,还突然冒出来,足够吓死胆小的~这位姑娘,你到底是人是鬼?又说方书生蓄意谋害,有没有证据啊?

  丹娘:哈!算你有眼光,老娘再不美,天底下的女妖可就都是丑八怪了~我是妖,修炼百年的牡丹花精!至于那姓方的,他敢做就不要怕别人知道!真相是凌霄的鬼魂投胎前亲口告诉我的,可恨我那时修为浅,不足以化成人形去救她!

  丹娘:哼!换作我,被这样的男人欺骗,就算化为厉鬼也要报仇,凌霄却许愿这一世先嫁他,再杀他,代价是同时赔上自己的性命!

  南宫煌:什么原来如此?你们!不许背着本大仙打哑谜,说些含含糊糊的话。你是牡丹,我已经知道了,那这株铃兰又是怎么一回事?

  丹娘:哼,果然瞒不了你。这株铃兰正是柳依依转世,她活着时候,我尊重她的心意,让她此生应誓如愿。现在她又重新投胎了,我把妖力分她一半,这铃兰很快就能修成人形,到时谁也不能再把我们分开!

  丹娘:吓坏了?惊呆了?我这样做有什么错?!凌霄误信了男人,才会死得那么惨,男人根本不能保护她!依依也好,凌霄也好,注定是要和我相依为命的!

  丹娘:你,不要插手!即使分出妖力这种事,违背天道常理,后果也由我一人承担,无怨无悔!

  南宫煌:凌霄若是恨那姓方的,发毒誓直接置他于死地不就行了?为什么还要嫁他?嫁个人渣有什么意思?

  丹娘:……她虽然恨他,但毕竟是自己爱过的人,那种既不甘,又绝望的心情,你是不会明白的。总之一句话,你还小呢,根本不懂女人的心思~~

  南宫煌:想不通!如今不少妖怪都有变成人形的爱好,有些明明已经是千年老妖了,还要玩返老还童那一套,扮作五六岁小孩的模样,想想都让人打冷颤……

  铃儿:大哥哥,你在说什么啊?铃儿不懂,铃儿本来就是很弱小的妖怪啊,直到前一段日子还是一株不能化成人形的铃兰,全靠丹娘把妖力分我一半——

  南宫煌:什么?!铃兰?你!你是凌霄?刚才说的那个丹娘,是不是一个牡丹花精?

  南宫煌:……也对,你转世了,已经什么都不记得,不记得京城,也不记得方旭生,那些通通都不重要,还是像现在这样最好。铃儿,你过得开心吗?

  铃儿:嗯~~丹娘对我最好了!以前我们在人界,她说那里浊气重,不适合修炼,所以带我来了里蜀山,她还说我们俩有三世的缘分,注定要永远在一起的~~

  铃儿:从前?铃儿不明白啊~大哥哥,你长得真好看!丹娘说过,男人都是负心汉,不能相信的,也不许铃儿和他们说话,不过大哥哥你不一样,铃儿知道你和其它人都不一样~~

  南宫煌:哈哈哈,铃儿你好聪明,本大仙岂能和那些凡夫俗子相提并论?!自然是琼楼玉宇画中仙,紫陌红尘少年郎——

  南宫煌:啥?本大仙眼睛、鼻子、嘴巴无一不是气宇轩昂、玉树临风,有哪点像坏人?你说啊!

  丹娘:是你!想不到也会来这里蜀山。哼,铃儿她涉世未深,纯洁如一张白纸,你不许对她讲些奇怪的话!

  南宫煌:……这,什么跟什么啊!唉!这世道……真是看不懂,明明是两个女人,不,女妖,也能如此恩爱,而真正的夫妻情侣却可能同床异梦……

本文链接:http://cagesbend.com/gudingmubiaozhiqin/816.html